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棋牌游戏 > 黄建初回顾围棋生涯:初心就是人生起点许下的梦

黄建初回顾围棋生涯:初心就是人生起点许下的梦

2020-02-13 20:18|棋牌之家

  上海市体校围棋队人才辈出,培养了芮乃伟、曹大元、华以刚、华学明、钱宇平、杨晖等一批中国围棋界风云人物。上世纪九十年代,此项目划归上海市棋牌运动管理中心。

芮乃伟

芮乃伟

曹大元

曹大元

华以刚

华以刚

华学明

华学明

钱宇平

钱宇平

杨晖

杨晖

  本文作者黄建初是华以刚师弟,从65年小学毕业进市体校到68年赴北大荒屯田戍边,因“文革”原因,实际学习时间大约只有1年半,但他禀赋异人,78年,他以初中毕业学历参加高考,被北京大学法律系录取。大学毕业后,黄建初进入全国人大工作,从普通工作人员成长为副部级领导干部,其人生如风云画卷,大开大合,绚丽多姿。文末,他对围棋的感悟给我们启迪良多。

  黄建初_自述

黄建初回顾围棋生涯:初心就是人生起点许下的梦

  所谓“初心”,就是在人生起点所许下的梦想,是一生渴望抵达的目标,围棋就是我的初心。不忘初心,就有不断前行的力量;不忘初心,方能善始善终。

  |争下先手棋|多下本手棋|

  |慎下强手棋|不下随手棋|

黄建初回顾围棋生涯:初心就是人生起点许下的梦

  我的围棋生涯

  上海市虹口区第一中心小学(1960-1965)

  1960年秋天,我进入上海市虹口区第一中心小学,这是一所实行教育改革的五年制小学。小学校长李鸿钧是一个围棋爱好者,大约在三年级时,他请校外的一位姓王的老先生办了一个课外的围棋班。我参加围棋班之后开始入门,立刻对围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进步也比较快。大约一年之后,参加当年的上海市少年儿童围棋赛,在儿童组获得第五名。之后,我又参加了上海市黄陂北路304棋室的围棋培训班,印象中是每周末去上一次棋课。我当时加入的是中级班,初级班的围棋老师是邱佰瑞,中级班的围棋老师是1964年国家体委正式确定的第一批职业棋手中的孙步田三段。他是苏州人,给我留下印象的是他一口浓重的吴侬软语,教孩子们下棋很认真,也很有耐心。

  虹口区第一中心小学是上海市开展围棋活动较早的重点小学之一。文革中曾中断了几年,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又开始恢复。现任国家围棋队领队华学明和她哥哥华伟荣当年也都是在这个小学受到围棋的启蒙教育。

  上海市青少年体育学校(1965-1968)

  1965年夏天,我小学毕业,正准备考中学。上海市青少年体校的老师到家里征求意见,希望我能去少体校的围棋班。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一开始不太同意我上少体校,希望考重点中学将来能学医。但他们比较民主,征求我的意见,我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要下围棋。于是,我就免试顺利进入了位于虹口区水电路的上海市青少年体校。上海市青少年体校是培养上海市体育后备人才的一个基地,各项运动都有,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网球、田径、游泳、体操,等等。当时的围棋班中,师兄有华以刚、邱鑫、韩启姚、宋连富、吕国梁、戴庆中、潘秋荣、谢裕国、杨以伦、周幸中等,师姐有朱耶兰、许宛云。我1965年秋天入校,同时入校的还有一个女孩,我们是文革前进入少体校围棋班的最后一批学生。

  入校以后,一般是上午半天文化课,下午半天进行围棋训练。少体校的围棋指导是国家体委1964年确定的职业四段赵之华,他身体不太好,但对我很关心。当时我们每次下训练棋,都要记谱作为训练笔记,并在下课时交给赵指导。他有良好的国学底子,在每一次的训练笔记上,都会用红笔勾出棋谱中下得比较好的着法,并言简意赅地批注“此着甚好、妙手”;也会用蓝笔勾出我下出的臭棋“此着大恶、俗手”,等等。这样比较规范的训练大约持续了一年。我入校的时候定的是五级,一年后已经升到了二级。当时印象比较深的,还有两件事:一是,在上海市体育俱乐部观摩1965年的中日围棋友谊赛。赛场是在市体育俱乐部的一个室内篮球场中,我们在赛场周边复式二楼的楼道里从上面往下看棋,由于楼层不是很高,居高临下,棋盘上的黑白棋子看得很清楚,棋手沙发边的小桌上还有茶、咖啡和点心等。中方参赛棋手有陈祖德、吴淞笙等。二是,每周六下午在我们回家度周末之前,到当时的上海棋社,请一批老棋手给我们下指导棋。我记得有刘棣怀、王幼宸、林勉、曹钧石等老先生。有一次,刘老给我下了一盘授三子的指导棋,我小胜,这盘棋后来还刊登在1965年上海围棋月刊第12期的少年园地上,刘老亲自作了点评,给我很大的鼓励。

  3 上山下乡北大荒十年(1968-1978)

  1966年夏天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将围棋作为“四旧”给彻底砸烂了。因此,在少体校的后两年,训练已经无法正常进行。

  1968年9月,我初中毕业,主动报名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一团上山下乡、屯垦戍边。

 注:本站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源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