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棋牌游戏 > 汇潮支付3年4次被罚 已清退部分商户

汇潮支付3年4次被罚 已清退部分商户

2020-02-14 04:41|棋牌之家

  本报记者 蒋牧云 张荣旺 上海报道

  近日,汇潮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潮支付”)收到了央行上海分行的行政处罚,其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被合计罚款人民币630万元。

  汇潮支付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根据监管要求制定了商户准入以及风险管理办法等管理制度。针对此次处罚中出现的问题,公司已经做出了整改,未来将加强商户准入的工作要求。

  多次被罚

  记者从裁判文书网的多个案例中了解到,汇潮支付的客户中有网贷平台涉及非法吸存或集资诈骗的情况。如今年5月发布的(2019)湘0111刑初36号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时周某伙同张某某(已判刑)筹备成立一家投资公司经营网上借贷业务,然而其未经原银监会湖南监管局等部门的依法批准,超过工商登记允许的经营范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具体来看,周某安排公司网站管理员将借贷方的车辆信息传至公司网站平台,作为年息为21%的车辆抵押标的,以此向社会公众进行宣传,吸引不特定社会公众进行投资。投资人在借贷平台注册后,自行选择车辆标的,将所投资金汇入汇潮支付等第三方网上支付平台,随后资金再转入公司出纳等人的个人账户。

  汇潮支付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2014年准入了部分从事网贷业务的商户,2016年5月互金专项整治时开始清退,至8月完成清退工作,目前已经没有存量网贷商户。

  其进一步表示,目前公司的商户包括供应链金融、保险经纪、健身或教育机构、新零售等。同时也针对市场现象开拓了新的方向,比如在健身机构办卡支付时,为机构设立一个账号,将资金存管在央行,只有用户确认消费时才将对应金额划转给健身机构。一旦健身机构出现倒闭或跑路的情况,账户中剩余的资金还是能够得到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汇潮支付此前曾多次被央行处罚:2018年12月,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28.83万元,并处以罚款53万元,合计罚没金额81.83万元。2017年8月,同样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央行上海分行罚款4万元。此外,2018年11月,汇潮支付还曾因逃避缴纳税款被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做出行政处罚,稽查检查税务处理税款167.5万元及罚款83.8元。

  计算下来,近3年汇潮支付仅罚金就已经交了约770万元。

  记者注意到,除了汇潮支付外,不少第三方支付或多或少都出现为不明身份的用户提供支付服务的情况,特别是客户中涉及网贷平台、借贷超市或彩票平台的较多。有支付公司曾表示,选择网贷平台作为客户对接是出于差异化竞争的考虑。

  然而,此类平台的风险较高,目前在投诉平台上,第三方支付因上述平台的问题频频被用户投诉。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向记者表示,虽然支付机构提供的仅仅是支付通道的服务,但是客户本身所处的行业或性质会增加支付公司的风险。网贷平台和彩票平台本身就属于风险高发的行业,投资者或用户在遭遇恶性事件时,通过交易流水首先就能够查询到提供支付通道的支付机构,不明就里的用户极易被引导向支付机构进行投诉。同时,部分平台通过用户协议等“猫腻”违法违规进行扣款,这其中既有网贷平台、彩票平台责任,支付机构亦有为虎作伥的嫌疑。这些都加大了支付机构的风险。

  一边是客户选择的风险,另一边是企业生存的考虑,在头部企业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中小企业要如何通过创新或差异化来增加自身的生存能力?

  黄大智表示,从发展方向来讲,C端市场已经被巨头占据,B端及跨境市场仍然大有可为。但B端和跨境市场并非像C端一样具有很强的快速复制推广能力,支付机构需要对所服务的行业具有较深的研究和理解才能构筑竞争壁垒,同时,企业端的支付服务对服务能力(如支付的稳定性、增值服务等)提出更高要求,这也要求企业更高的投入。

  关联多家网贷公司

  根据天眼查,汇潮支付的大股东为上海汇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48%。公司董事长张道舜通过上海汇阜持股38.4%。而张道舜旗下的13家公司关联了网贷平台拍来贷、贷贷红、贝才网,前两者页面几乎相同。平台在网络上出现暴力催收等投诉。

  记者此前曾关注到,拍来贷截至2018年11月的逾期金额占借贷余额的90%以上。但如今平台上额度数据披露已经清空。而贷贷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平台的借贷余额904万元,逾期未还金额898万元,逾期90天未还金额753万元,也就是M3+逾期率83%。

 注:本站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源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