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棋牌游戏 > 在武汉做游戏的人们:等待樱花开放的时候

在武汉做游戏的人们:等待樱花开放的时候

2020-02-14 05:30|棋牌之家

在武汉做游戏的人们:等待樱花开放的时候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等待樱花开放的时候。

  文/托马斯之颅

  来源:游戏葡萄(ID:youxiputao)

  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火游网络CEO童洋放下游戏,把妻子叫醒:“还有8个小时,要不要现在出城?”

  问题来自武汉刚刚发布的公告:自今天10点起,武汉全市公共交通暂停运营。妻子觉得实在起不来,童洋也没着急:公共交通停运,还可以开车嘛。

  然而等到早上,童洋出门给车加油,发现武汉市所有的加油站都在排队,再看微信,很多开车出门的朋友也高速上被劝了回来。他们进入了另一条支线:成为这个城市900万留守市民的一部分。

在武汉做游戏的人们:等待樱花开放的时候

  在过去的几天里,葡萄君采访了几名像童洋这样的,留在武汉的游戏人,试图记录疫情之下,武汉游戏圈的几个碎片。

  1

  1月1日,看到训诫造谣者的新闻之后,铃空游戏CEO罗翔宇觉得不太对劲,一口气买了600个口罩。当时很多亲戚都不重视,谁都没想到,最终这些成了他们极其珍贵的资源。

  后来看到病例增加,罗翔宇警告家里人,什么年夜饭都不要出去吃,什么活动都不要参加。母亲想出门打麻将,他说只要你出了这个门,我就报警,最后终于拦了下来。罗翔宇在广东也有亲戚,但考虑到很难让老人突然离开武汉,又不知道自己在不在潜伏期,还是决定不出去添乱。

  童洋说,武汉的游戏圈子不大,以往开年会大家喜欢”串门“,但今年好几家公司取消了年会,串门的情况也少了许多。听医生朋友介绍情况之后,他不好公开消息,就给20多名员工挨个打电话,说一定准备口罩,不要出门乱跑。

  假期临近时,微派网络CEO唐路遥和公司各个部门开会,要求大家一定要勤洗手,佩戴口罩,测量体温,让体温过高的同学提前回家休息。罗翔宇则把铃空的放假时间提前了2天:”很多人上下班还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实在太危险。”

  在封城之前,大部分公司都已经放假,很多人觉得自己做了足够坏的打算,告诉大家节后不一定能回到武汉,可以考虑退票;如果有员工或直系亲属确诊,公司会先垫付医疗费用。

  但事实证明,疫情和形势比所有人想象中来得更加严峻猛烈,物资很快成了最大的挑战。

  2

  正式封城前几天,湖北各个互联网公司在群里交流,发现医院急缺防护服和口罩,于是大家开始商量,怎样用民间力量顶上这段物资的真空期。

  像卓讯互动董事长刘亚卓就通过各个渠道,先后购买了10万件口罩和3000套防护服进来:“N95的口罩挺贵的,我们的货便宜的14块,贵的18块;防护服刚开始40多,后来涨到70-80块。”

  因为电话太多,刘亚卓常常待在家里,守在充电线旁边。偶尔要出门发放和转运货物,他会戴着口罩和眼镜亲自上阵,回到家后再全面消毒。

  因为病毒的传染性太强,他不愿意给员工带来风险,基本都是自己处理,只在一次搬运量太大时麻烦过公司的2名同事。直到后来防护服到货,他才给自己配了一套。

在武汉做游戏的人们:等待樱花开放的时候

  而得知封城消息当天,刘亚卓又决定,让公司旗下的游戏在湖北区域开放免费玩的活动,帮助更多的湖北人留在家里。

  下这个决策不容易。春节向来是棋牌游戏的高峰,而湖北的用户和收入占了公司业务的三分之一以上。在这个节骨眼,一旦推广员赚不到钱,就很容易被竞品用更高的推广分成比例和收入挖走。“预估损失几百万吧,直到后来用户数量在增加,团队意见才少了一些。”

  再往后,政府部门接管了医疗物资的生产,购买物资越来越难,于是游戏公司们又开始捐款。像斗鱼捐了1000万,卓讯、掌游、快游、微派等公司都各捐了100万,童洋说光他身边的捐款总额就超过了4000万。

  武汉数字创意与游戏产业协会则想到了一个更接地气的捐助方法:给社区捐菜送菜,秘书长赵起也亲自参与了货物的搬运。童洋告诉我,他们也在一起努力帮助身边的困难家庭。

图源虎投财经的报道

图源虎投财经的报道

  刘亚卓说,直至现在,仍旧有医院联系到他们,说自己缺少什么物资——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一度挂断电话,又帮助一批物资完成了对接。

  3

  复工还很遥远。所有受访者都觉得正式开工至少要推迟到3月,这还不算外地员工返回后在家隔离的14天。

 注:本站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源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