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棋牌游戏 >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2020-02-14 15:26|棋牌之家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胡教明介绍同乐园藏书阁(叶向群摄)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同乐园舞厅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王学渊教授作讲座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梅园一景

宁海,有一座“编外”文化礼堂

  胡教明手抄的中国四大名著

  叶向群娄美琴

  溪之南有园焉,胡君教明筑之。秉《论语》夫子之教,里仁为美;申《孟子》首篇之义,园名“同乐”。己有而与人有,己乐而与人乐。岂惟人和,抑亦天道耳!——方牧

  (1)

  10月7日,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恰逢己亥重阳。中午,胡教明在同乐园摆开8桌,请村里老人过节。宁海跃龙街道屠岙胡村有村民606人,老人占了近三分之一。当天凡是年满55岁女性、年满60岁男性,都收到了邀请。

  “宏振哥,今天在座的,数您年纪最大,我饮料代酒敬您一杯,祝您长命百岁!”胡教明拉着现年87岁的胡宏振手臂,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清蒸河鳗、葱油白蟹、墨鱼大烤……菜肴上桌,啤酒下肚,餐厅气氛渐渐升温。有人撺掇村里老木匠胡国良“来一首”,随即不由分说奔进隔壁音控室,打开了音响。

  “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胡国良不愧为村著名歌手,一曲现代京剧《沙家浜》经典唱段,激越清亮,京味十足。胡国良起了个头,台下的老歌迷们开始喉咙发痒,纷纷接过话筒,《雁南飞》《我是中国人》……一席敬老宴转眼变成了卡拉OK赛。

  一觞一咏,其乐融融。同乐园园主胡教明,频频穿梭于酒桌之间,一时语笑喧阗。

  “自17年前同乐园建成开始,胡教明每年老年节都会请村里老人吃饭,没有一年中断过。”屠岙胡村老年协会会长胡登飞向笔者耳语。2011年起,“重阳宴”新增一项内容:凡75岁以上老人,聚餐时还能领到一只“红包”。为证明所言不虚,胡登飞从口袋摸出一份2019年慰问金发放名单。笔者定睛一看:姚小英,95岁,500元;华大宣,92岁,400元;胡宏振,87岁,300元……“红包”金额按年龄100元至500元不等,今年共发放32只,合计6100元。

  “这笔敬老金,每年由胡教明堂弟胡教科赞助,他是当地开模具的高手。”胡登飞捋髯一笑,竖起大拇指补充道,“我们屠岙胡村底子薄,这些年老年协会的工作,多亏同乐园和胡教明一家人的支持。”

  (2)

  胡教明,今年73岁,脸庞瘦削,胸肌发达,黑衬衫系在紧身牛仔裤里,一眼望去就是个好筋骨“型男”。

  “我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上世纪70年代在宁海中学当民办教师,后来‘下海’办企业……哈,钱没赚到多少。”胡教明性子直、嗓门大、语速快,普通话比同龄人标准许多。“同乐园是在偶然间办起来的,当时我受到了‘刺激’。”胡教明像说书先生,讲话不时设置悬念。

  2002年冬,一天,他从居住的宁海城区去两公里外的屠岙胡村。屠岙胡村既是胡教明父亲胡孝心老家,也是胡教明出生和“插队”的地方,胡教明每次经过,都倍感亲切。

  “那天我无意间经过屠岙胡村老年协会。协会建在一座废弃轧米厂里,一台电视机,三五条长凳,就是它的全部家当。当时几位老人穿着老棉袄正在搓麻将,那场景看上去真是寒酸。”

  多少年来,农村老人干完一天农活回家,除了喝酒、搓麻将,剩下的就是坐在村口大树下聊天。上一辈如此,这一代依旧。

  胡教明有点难过,回家与妻子和两个儿子商量,说想为村民盖一个好一点的休闲娱乐场所。

  胡教明家境不错。其亲家是宁波著名童装品牌“一休”创始人。因为这层关系,他的妻子胡梅娣上世纪90年代在宁海县城开了一家“一休”童装专卖店,生意红火。后来,他的两个儿子又相继办起了企业。胡教明刚提出自己的想法,妻子和儿子就齐声表态:需要钱,问我们要。

  几经打探,胡教明看中了哥哥一座位于屠岙胡村半山腰的老厂房,花28万元买了下来。

 注:本站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源文件地址。